我已授權

註冊

可能並沒有想象的那麽少——理性看待2018年的蘋果產量問題

2018-11-09 07:41:38 和訊網  華頂山的陽光

  2017年的蘋果盡管也面臨著各種天氣災害的影響,產量小幅減產5-10%的情況下,供給充裕,2018年春節過後,高庫存壓力顯現,新上市的蘋果期貨的價格從7800元/噸一路下行至6000元/噸附近。3月的一場倒春寒引起了部分投資者的註意,市場對2018年蘋果減產預期非常強烈,各種非常誇張的減產言論甚囂塵上,蘋果期貨也6000元不到漲到了最高12700元。市場規律告訴我們,風險是漲出來的,機會是跌出來的。我們從產量和交割兩個維度,客觀地進行了梳理,當然一孔之見,局限在所難免,歡迎行業專家指正。

  一、關於2018年蘋果產量和減產幅度

  1、關於單產

  根據《全國農產品(000061,股吧)成本收益資料匯編》的數據,2004年-2016年,全國果園平均畝產低於1800公斤的年份只有2007年度的1726公斤/畝,其他年份均遠遠高於1800公斤/畝,2015-2016年度的單產分別達到2078公斤/畝和2018公斤/畝(2016年度行業流傳的是減產25%的預估)。

  2、關於成本

  2016年度,全國統計樣本內的平均生產成本在5051元/畝(有些管理稍微松懈的成本低於4000元/畝),2004年來逐年增加的生產成本的主要來自於物料和人工雇工費用的提高。

  3、關於收益

  我們將主要產區陜甘晉和山東河北的往年的銷售價2-2.8元/斤的中位數2.4元/斤來計算毛收入,畝均2000KG,則畝均收入為2.4*2*2000=9600元,大致利潤為9600-5000=4600元,如果我們把單產、單價和成本均按照低位數來計算,那麽大致每畝利潤為2*2*1500-4000=2000元,這個利潤是天然橡膠棉花玉米大豆等大宗農業或者林業作物遠遠不能企及的,農產品的絕對利潤和相對利潤的高企,一定會激發種植和收獲的積極性。因此,有必要我們重新審視一下蘋果的產量。

  4、關於產量

  我們對甘肅的天水、慶陽、平涼、隴南四個地區進行面積和產量的統計,2017年,四地區種植面積662萬畝,掛果面積360萬畝,產量490萬噸,統計局公布的2016年整個甘肅的產量數據才360萬噸,那麽全國其他地區是否也存在這種統計不完全的情況呢,有可能,因為農產品統計確實是比較難精確的,全世界都關註的大名鼎鼎的美國農業部的數據都經常出錯,然後在幾年後發現錯誤實在太大就重新調整。再看陜西,我們從各縣市區有數據的加總後不完全的即已超1200萬噸,比統計數據高了10%左右。再看山西單單運城面積超200萬畝,紙加膜的單產低位數也要超過2噸,那麽單運城就已經和統計局整個山西428萬噸的產量相近了。從以上幾個地區產量數據的差異現象去推導,如果全國其他區域少統計了10%,那麽可以大致推導2017年全國實際產量可能約5000萬噸(而非4400萬噸了)。回來再統計甘肅的天水、慶陽、平涼、隴南等四地區未掛果面積達到300萬畝,按照新品種四年進入豐產期,平均每年有75萬畝進入豐產期,那麽2018年推測甘肅面積增幅為75/360=21%,這樣意味著今年甘肅既便因倒春寒因素減產40%,產量大致減幅也在去年基數的20%左右,即不會超過100萬噸,陜西我們預計面積增加10%和減產30%相抵後大致減產200萬噸,山西減產100萬噸,全國其他區域也減產10%的話大致300萬噸,全國約減產700萬噸,那麽全國減產幅度為14%,而我們看相關權威專家對2016年和2017年的產量評估,2016年減產25%左右,2017年減產5%-10%,既使2017年按照比正常年份減產250萬噸計算,2018年的產量可能是5000+250-700=4550萬噸,相比2017年度減產約450萬噸,實際相比2017年減幅就不超過10%。

  5、關於價格和消費關系及當下的庫存

  從2017年各地蘋果收購價看,陜西甘肅75以上通貨收購價主要在2.5-2.8元/斤,今年普遍在4.5元/斤左右,漲幅達到70%左右,山東30-40%左右的漲幅。往年蘋果在6-10月份是一路下行的,今年在個別期貨大咖引領的減產言論引導下,市場彌漫著大幅減產預期,全國蘋果批發均價已經從6月初的6.56元/kg一路上行至十月底的7.75元/kg(來源wind的農業部數據),提前並充分反應了減產的預期。終端零售價一般是地頭采購價格的3倍左右,原先終端8.8-9.8元/斤的80一二級果,按照山東或者陜甘晉的漲幅計算,那終端零售價高達13.8-16.8元/斤,這是大多數消費者短期無法順利接受的,高價會抑制消費,中間商因為擔心高風險也失去了像往年一樣大量備庫的熱情(中間商在蘋果處於相對高價區時,只能在下遊需求基本確定的情況下才會備庫,否則怕高價貨砸在自己手裏)。產業鏈前後端無法和諧分享利潤的情況,庫存無法順利往中間商和下遊轉移,這個從價高的西北中間商入庫量偏低可以驗證,今年庫容利用率40-50%,去年大約在70%,庫存累積在果農手裏。而蘋果又非剛性消費,批發價格上漲20-40%的情形下,終端消費如果每個月減少20%的話,那麽五個月之後,消費減量和供應減量就打平了,意味著2019年春節後,全國市場又面臨著2018年初類似的高庫存壓力,重新會回到嚴重供過於求的狀態。

  二、關於交割的思考

  期貨服務實體經濟,有一個前提是:期貨市場的貨物質量標準和流通方式是貼近現貨的,大量穩定的倉單交割是期貨合理定價的基礎。從蘋果期貨上市後,交易所在公開公平公正地保證了交割的有序進行,同時根據現貨流通的習慣和行業參與者的提議,努力在優化交割質量標準和交割方式,並且在新掛牌合約上實施,監督機構親臨現場對已掛牌合約的復檢進行跟蹤和觀察,保證交割的公允有序,保證蘋果期貨的規範平穩運行,每個主力合約交割量在穩步增加。最近的1810合約配對交割700噸,交割成功660噸,也證明交易所對蘋果的交割質量標準和方式是規範和有章可循的。當前市場也有一些雜音要阻止交割的順暢進行,制造交割難的假象,使得大量產業客戶面對高價有很強的套保需求卻擔心多頭吹毛求疵而望而卻步,這和期貨服務實體經濟的目的是相違背的,也影響了市場的合理定價的形成。新品種上市都有逐步完善的過程,好在絕大多數市場參與者均積極配合交易所保護品種的穩健運行。蘋果流通習慣看,相同規格的現貨流通的質量通常低於交割標準的國標一級,而倉單生成涉及到收果、二次挑選、短駁、入庫等費用,交割倉單相對常規流通貨的成本會高出20-30%不等,而倉單交割如果回到現貨市場,一般情況下市場只接受現貨流通商品相近的價格。因此,就容易出現一種情況,非倉單80果現貨價8400元/噸,倉單成本10800元/噸,倉單回流到現貨市場銷售就得與非倉單現貨8400元/噸同價。既便後期現貨再漲20-30%,倉單買方預期的漲價其實已體現在目前期價對非倉單現貨的升水裏了有點類似天然橡膠的期現價差結構。從1810合約部分買方接貨後的動作看,重新註冊倉單在盤面賣出比在現貨市場銷售更有利,1905合約後,倉單全部要註銷,而且1905合約升水1907合約,那麽遠月主力合約的1905合約倉單壓力是無法消化的。

  

(責任編輯:陳姍 HF072)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