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生存調查:代銷規模大幅縮水 主動管理業務創收難

2018-09-28 07:53:48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導讀

  在資管新規要求下,信托公司與基金子公司制定了壓縮通道+資金池、非標債權類產品規模的時間表,財富管理機構產品代銷規模隨之縮水。

  “強監管之下,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一家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負責人趙誠(化名)向記者感慨。

  他透露,在資管新規正式面世後,他所在的財富管理機構從信托、基金子公司等持牌金融機構拿到的資管產品募資額度同比縮水了15%-30%。

  “公司高層近期正在討論是否削減財富管理團隊人數。”趙誠說,據他所知,多家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已悄悄落實裁員工作。這背後,是財富管理機構正在集中資源謀求轉型,以期在資管新規時代拓展業務空間。

  資管新規面世,對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業務的衝擊主要表現在三大方面:一是建立相應的凈值化產品研發團隊與存續期管理機制,適應未來凈值化資管產品發展趨勢;二是業務模式從產品銷售向客戶綜合金融服務轉變,拓寬多元化業務收入以降低對傳統產品代銷的高度依賴;三是加大科技投入提升用戶服務體驗,進而提高用戶黏性塑造更強的募資能力。

  摸索轉型之路

  “在資管新規要求消除監管套利、打破剛兌、打擊產品多層嵌套的壓力下,不少信托公司與基金子公司迅速制定了壓縮通道+資金池、非標債權類產品規模的時間表,導致我們產品代銷規模隨之縮水。”趙誠告訴記者,這意味著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的收入隨之下滑。

  他算了一筆賬,通常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作為銷售渠道方,可以拿到相當於資管產品募集資金1%-2%的傭金提成,以往每月他們代銷的各類持牌金融機構資管產品約8億-10億元,賺取約1000萬元傭金。但資管新規面世後,他所在的財富管理機構每月代銷規模降至5億-6億元,入不敷出。

  其間他所在機構的財富管理部門一度打算加大私募基金產品代銷力度。然而,近期股市低迷,數款近期代銷的私募基金產品過去兩個月凈值下滑逾5%,引發投資者問責,他們不得不緊急叫停這項業務。

  趙誠始終認為,產品代銷規模縮水僅是短期“陣痛”,讓財富管理機構傷筋動骨的,是能否盡早針對凈值化產品搭建一整套產品研發、存續期管理、信息披露等業務操作流程。因此他們從銀行高薪聘請多位資管部門技術研發人員,負責搭建新的凈值化產品運營體系,逐步替代此前的預期收益型產品運營模式。

  趙誠所在的財富管理機構不久前也曾代銷一款凈值化的非標資產資管產品,但由於投資者接受度不高,導致整個銷售過程舉步維艱。

  “後來我們找了長期合作機構進行包銷,才實現預期銷售額。”趙誠說,“如今這款產品進入存續期,每天都有投資者詢問凈值到底是怎麽算出來的,準不準確?”

  為了填補產品代銷業務縮水的缺口,一些財富管理機構專門組建了子女海外留學教育、海外高端醫療、財富傳承、海外置業等管理團隊,以此進一步拓寬業務收入。但這些新業務同樣發展得並不順利。

  “我們的財富傳承業務開展了3個多月,目前還沒有一單業務。”趙誠透露。

  主動管理業務舉步維艱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為了彌補產品代銷業務收入下滑缺口,不少財富管理機構紛紛發起FOF產品開展自主管理。

  “在資管新規出臺後,我們內部將今年FOF資產管理規模調高至300億元。”趙誠告訴記者。然而,當前股市低迷,PE募資艱難,FOF業務或也將成為“無米之炊”。

  “此前我們發行過一款投向新興戰略產業的FOF產品,但過去3個月以來實際募資額不到基金總規模的30%,其中不少個人投資者沒有拿出現金,只是簽訂了一份項目認繳協議——只有當FOF管理團隊與子基金簽訂投資協議後,他們才會視自身投資偏好決定是否出資。”趙誠說,去杠桿導致不少民企資金鏈吃緊,加之近期PE實際投資回報率大不如前,這項業務對投資人的吸引力也在降低。

  而原本打算發起的股票投資型FOF產品甚至無人問津。“這類FOF產品出現行業性虧損,即便產品管理方與投資方名氣再大,也點燃不了投資者的熱情。”趙誠告訴記者,比如3月份中信證券(600030,股吧)推出的一款“信享盛世系列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主要投向千合資本王亞偉、淡水泉趙軍、景林資產高雲程、拾貝投資胡建平等明星私募基金經理旗下產品,當時受到不少投資者追捧,但半年之後,這款產品凈值回報率與最大凈值回撤值分別達到-10.3%與-7.5%.

  “其實這兩個數值均低於同期滬深300指數跌幅(-19.9%)與上證指數最大回調值(-13.9%),但投資者對凈值虧損感到不滿意,紛紛用腳投票。”趙誠說。

  另一位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合規總監認為,相比凈值下滑的窘境,當前不少財富管理機構自主發行的FOF,還存在違規操作風險。比如資管新規要求消除多層嵌套和通道,采取多層嵌套型投資模式的FOF勢必要做出整改;此外,資管新規要求基金退出日不得晚於基金到期日,FOF管理團隊還面臨提前安排子基金份額贖回套現的操作難題。

  “這導致財富管理機構主動管理部門的工作積極性大大下降。”趙誠稱,但是,若主動管理業務遲遲無法創造理想收入,單靠股東方自掏腰包,未必能堅持多久。

(責任編輯:嶽權利 HN152)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