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葉燕武:十年積跬步 商品研究的得與失

2018-07-12 08:56:46 和訊網  葉燕武
  今天是咱們中國期貨分析師俱樂部成立十周年大會,我入行正好十年時間,見證了中國期貨市場的發展,自己也在積跬步學習,2008年入行時遇到金融危機,現在2018年大家又在討論金融危機。開始我學習研究橡膠,金融危機發生後領導跟我說宏觀很重要你負責研究宏觀吧,從此踏上了艱難的探索之路。2015年初老董在鄭州有個棉花的交流會,說是需要講宏觀的,老董說老葉你過來跟大家交流宏觀吧,於是我過去講了一下。晚上吃飯的時候,有位棉花產業界的前輩魏總說燕武你宏觀講的不錯,但是怎麽和我們產業結合?你講的那麽多,我覺得很有道理,但是對我們實際品種行業怎麽做,你能具體一點嗎?我說我不懂棉花,,他開導說現在國內沒有人把宏觀和商品結合起來,你能不能在這方面做一下嘗試,真的非常感謝魏總。

  我帶著這個命題回到上海,並一直在思考,如果宏觀是望遠鏡,品種是顯微鏡,二者如何結合調在一個頻道上?後來我發現中國經濟是投資驅動的,我就選了周期黑色螺紋鋼,這是非常好的周期品種,第二個選了我最初的研究品種橡膠。因此從2015年開始,除了宏觀研究之外,其實我自己更多的精力是放在微觀品種上,包括調研我也組織參加,西雙版納去過兩趟、老撾、泰國、山東都去過。其實我跑的時候,絕對沒有咱們做品種研究員了解的深,我跑的這些地方目的就是要增強敏感度,泰國下雨或者哪裏出了什麽事情,我腦海當中會有一幅圖景,如果你坐在辦公室,你會感覺那邊發生什麽事情跟你有什麽關系?你不會感受到。

  因為我是宏觀加商品,所以我必須是團隊作戰,所以我必須有黑色研究員和橡膠研究員,我自己是研究深入不了的,這就是團隊作戰。第二個就是現在形成的研究理念,我們稱之為尋找宏觀的微觀驗證,我覺得這個太重要了,特別是在商品市場。因為其實從2017年開始到現在,你就會發現每次螺紋鋼主力合約臨近交割都是宏觀空頭輸的很慘,這是很殘酷的現實。

  昨天有位入行兩年的小朋友過來找我,他說研究螺紋鋼,發現宏觀對商品影響怎麽這麽大,他要把宏觀體系建一建,我說你不要建,這個研究太復雜了,等你把這個螺紋鋼品種研究透了,立足微觀再看宏觀,宏觀對於品種研究是驗證和輔助性的。因為我們這個交流主題是商品研究的邏輯,我走的彎路就在於,其實我過去一直沒有立足微觀,也就是沒有接地氣,現在這兩年嘗試各種方式來學習,包括供需平衡表,我也是今年才學會,平衡表怎麽做,如何把它做細化,有了這個理解之後,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你再看宏觀,就把它作為一個驗證,你就會發現這個矛盾總結出來很清晰,其實我們現在市場的核心矛盾不是總量矛盾而是結構性矛盾,宏觀上是,商品上也是。

  現在從宏觀來講,我們過去研究經濟、貨幣增速等這些宏觀指標,都是建立在中國經濟體量有限、邊際增量相對總量貢獻大的基礎上,所以宏觀指標對於商品需求端預期影響非常大,所以大家認為宏觀是最主要的。但現在我們每年GDP總量超過80萬億元,經濟增速逐步下臺階是看得到的,很多總量指標會越來越鈍化,不能老拿6.5 6.8說事,結構化矛盾才是核心,特別在當前供給側的大背景下,商品存量的需求持續性相對邊際新增更具現實意義。這兩天就是這樣,市場情緒這麽差,有色下跌,農產品(000061,股吧)也不行,但是螺紋鋼還是很強,就是因為它淡季成交還可以,庫存也未明顯累積。

  如果說商品研究經驗教訓的話,我個人主要有三點體會,與大家共勉。

  第一點是團隊,立足微觀、宏觀驗證。你的研究一定是團隊,一定是協同作戰的,我現在不相信通才,如果你不是一個小組協同,你再厲害我也不信。

  第二點是臨戰,即投資驅動研究,而非研究驅動投資。我們大家一直在講研投結合,這個到底怎麽結合?這幾年下來,我發現一個特點,我覺得大家要正式的特點就是現在的投資公司研究水平,遠遠超出我們想象,各方面的研究能力,特別是平衡表,品種的調研、深度上面,我覺得真的是無法想象,如果我們期貨公司研究員還天天在辦公室寫報告,我覺得可以被淘汰了。所以我們每個人做研究不要把自己當賣方研究,你可以在證券市場拿高薪,但是如果在期貨市場,你把自己想成賣方研究員,其實你是不負責任的,你要為自己負責。其實在我來看,我覺得商品研究,其實沒有賣方和買方,只有面對市場。我曾讀到蔣百裏先生對戰爭特征的總結,一是危險、二是勞苦、三是情狀之不明,四是意外之事變,這和我們市場的特征高度一致,他強調要學戰於戰。我原來一直想著研究員就是要做出策略,然後來實施,後來發現這個挺不靠譜的,我現在越來越深刻感受到一定是投資驅動研究,而不是研究驅動投資,而且是要有做投資非常好的人來帶研究團隊,研究員的水平會提高非常快。

  第三點是走出去。目前市場上做的好的投資公司研究員一個月有一半時間在外面做調研,除了日報、周報之外,每個月至少要寫幾篇專題報告,這個不用說的,這個強度是遠遠大於期貨公司研究員。但是從根本意義上,他為什麽提高很快?就是因為研究員整個思想和投資經理接軌,投資經理面對市場,他會有非常多不確定的情況,或者他自己也有邏輯,但是一旦發生不確定的,或者比較大的事件,他需要研究員跟蹤、調研和及時反饋。這個過程當中,其實就是通過磨合,其實就是你整個邏輯或者思想,其實和投資經理是在一個頻道上。你會發現投資公司的研究員會主動給投資經理不斷發信息。作為期貨公司研究員,因為首先沒有人驅動,所以你覺得把報告寫好就可以了,朝九晚五,報告寫好就行了。因此如果要研究好商品的話,大家一定要走出去,千萬不要在辦公室,你在辦公室多待一天,你被市場淘汰的概率就增一分,因為我們這個市場實在太殘酷了。

  總結過去十年的研究歷程,從商品到宏觀再到商品,如果說第一步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我現在是第二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還需要不斷的學習。歡迎大家有空去我們那裏交流,我們研究院的茶室隨時為大家開放,謝謝。

  註:本文根據筆者在7月6日CFAC十周年會議上的交流發言整理

(責任編輯:吳曉琳 HF10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葉燕武:十年積跬步 商品研究的得與失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