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炮聲轟隆|穿透政治、宗教、武裝衝突的亂象,窺探敘利亞油氣變局

2018-04-16 07:53:14 和訊名家 
  跟能源大國伊拉克相比,敘利亞在全球範圍內絕對上不上一個大的石油玩家,盡管這兩個國家之間有很長的邊境線相交。不過,如果把目光移向敘利亞在東部地中海地區的鄰國們,包括黎巴嫩、約旦、土耳其,以及以色列,就會發現,跟這些國家相比,敘利亞卻變成了最大的產油國。

  作為奧斯曼帝國的曾經一部分、而後又淪為法國的保護地,敘利亞直到1946年才獲得獨立。然而,從獨立開始到上世紀60年代末,政治動蕩一直籠罩著敘利亞。曾一度與埃及簡單並到一處,直到1961年埃敘兩國才再度分開,——這背後則是巨大的政治不穩定性。1963年,這種政治不穩定性到達極點:復興黨(Baathist)政變爆發。1967年,與以色列的“六日戰爭”告負。1970年,國防部長哈菲茲· 阿薩德(Hafez al Assad)經由一系列事件,在一場兵不血刃的黨派政變中,成功掌控了敘利亞的權力。緊接著,哈菲茲開始極為有效的一人獨裁統治。他的兒子巴沙爾· 阿薩德自父親2000年去世後一直統治著敘利亞。2011年,敘利亞的反政府聲浪此起彼伏,這個名義上的共和國淪為內戰不斷的地獄。

  圖1. 敘利亞與鄰國

數據來源:CIA World Factbook
數據來源:CIA World Factbook

  敘利亞分裂成無數個各自為政的小統治片區,而阿薩德政府則牢牢控制著敘利亞西南部的主要領土。這種四分五裂的狀態,對敘利亞的能源行業帶來極大衝擊。對能源行業基礎設施的破壞,又反過來嚴重影響了國家生產、國家收入、國內消費和投資活動。此外,敘利亞的分裂狀態也將其鄰國的能源業卷入其中,尤其是伊拉克,以及重要的石油輸送國土耳其。

  石油與天然氣

  據《石油與天然氣》雜誌和英國石油公司BP的估計,敘利亞的常規原油儲量估計為25億桶。同時,敘利亞也擁有頁巖油資源。據敘利亞政府方面估計,截至2010年底,頁巖氣儲量高達500億噸。敘利亞政府無限期地推遲了原定於2011年11月舉行的頁巖油資源競標活動;而當前的討論範圍,則完全將頁巖儲量生產方面的內容排除在外。如果按照2009年常規儲采比(reserves-to-production ratio)為18.2年計算,在地中海地區的主要產油國中,敘利亞依然保持了第二個最小的儲采比地位。

  然而,如果將整個中東和北非地區放在一起考量,在2008-2010年間,敘利亞平均每天超過40萬桶的原油產量,依然是個相對較高的數字。歷史數據顯示,敘利亞的原油產量自1996年達到頂峰以來,一直在下降通道;而內戰開始後,則出現急劇下降的態勢,遠遠低於消費量。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的數據,2014年1月敘利亞的原油產量降到每天25000桶的水平,創30年多來最低水平——主要由敘利亞政府控制外的區域所產。

  敘利亞所產的原油中,大多數為重油和高硫原油,這大大提高了加工和提煉的難度,成本也更高。在敘利亞內戰爆發的前幾年,當地人越來越重視使用強化采油技術(EOR)來生產石油,有些公司甚至計劃對敘利亞成熟的油田追加投資。鑒於新發現新油田的可能性很低,這項技術曾被視為增加產量的關鍵因素。

  圖2. 敘利亞石油產量與消費(1980-2012年)

數據來源: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數據來源: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圖3. 敘利亞天然氣產量(1980-2012年)

數據來源: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數據來源: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據源咨詢公司HIS相關報告,在戰爭爆發之前,石油出口一直是敘利亞出口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約占敘利亞2010年全部出口額的35%。據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數據,在2011年3月的抗議活動前的12個月,敘利亞約99%的原油都出口到了歐洲(包括土耳其)。

  隨著美國、歐盟,以及和其他國家,對敘利亞巴沙爾政權實施制裁,許多在敘利亞開展業務的國際(私有)石油公司和國內的石油公司(主要是政府控股)都中止了業務運作,這大大限制了敘利亞的原油勘探和生產能力。截止到2013年9月,仍然在敘利亞經營的石油公司只有兩家:哈巖石油(Hayan Petroleum)和厄爾巴石油(Elba Petroleum Company)。

  2013年12月,敘利亞政府與俄羅斯國有能源集團Soyuzneftegaz簽署了25年的離岸原油勘探協議。合同規定,這家油氣聯盟公司將在塔爾圖斯南部海岸線到Banias城市的地區展開石油和天然氣的勘探、開采。這一地區的長度約為70公裏,平均寬度為30公裏,總面積為2190平方公裏。合同目的在於勘探,在當前環境下比生產更可行。然而,如果真的發現了石油或天然氣,擺在巴沙爾政權和俄羅斯國有能源集團面前的路,可能依然困難重重。

  由於原油的生產基本處於停滯狀態,原油的缺乏已經導致敘利亞在霍姆斯和巴尼亞斯的兩大國有煉油廠的產能只能釋放衝突前的50%。這導致了包括取暖和燃料油在內的精煉產品供應短缺。根據《石油與天然氣》雜誌數據,2013年底,這兩家煉油廠總的產能已經低於24萬桶/天了。由於衝突不止,所有煉油廠擴張或新建計劃都處於停滯狀態。2012,敘利亞石油精煉產品消費已經跌破26萬桶/天。在自己所控制的領地範圍內,敘利亞政府繼續補貼國內精煉石油產品的消費。據敘利亞石油與礦產部長說法,2013上半年,敘利亞政府在石油補貼上的支出已經超過10億美元。

  據《石油和天然氣》雜誌估計,敘利亞多達2010個的已探明天然氣儲量,多達8. 5萬億立方英尺。在衝突發生前,敘利亞一半以上的天然氣產量來自非關聯的油田。由於全國的輸油管道遭到破壞,這些產量往往被重新導入油田回註,以及國內的需求中心。2012年,敘利亞的精煉石油產品生產和消費均為2280億立方英尺,這表明進口出口癱瘓了。

  2008年,敘利亞成為天然氣凈進口國。隨著衝突加劇,唯一的天然氣進口渠道——阿拉伯燃氣管道成為攻擊的目標。該管道最後被迫關閉(見圖2)。現有數據顯示,由於生產下降,產量損失達20%以上。對2013年中期的預計數字表明,油氣行業的損失高達120億美元,既有直接原因,如基礎設施的損壞、泄漏和盜竊;也有間接原因,如出口損失。據敘利亞政府稱,截止到2013年7月底,該國能源基礎設施的破壞和泄漏或被盜的石油和天然氣的損失約為10億美元。

  內戰:分而治之的石油資源

  雖然由於戰亂頻頻,敘利亞的石油生產活動急劇減少,但仍有一些維持了一定的生產水平。在敘利亞的各個控制組織之間,這種生產是彼此分裂的。最主要的武裝力量有兩支,一是基地組織附屬的敘利亞勝利陣線,占主導地位;另外一個是跨國的穆斯林極端組織ISIS(伊斯蘭國)。其他的還包括中等規模的叛軍,以及敘利亞庫爾德民兵組織“人民保護聯盟”,以及阿薩德政權。

  對某些人來說,叛亂的目的在於反對阿薩德的政治鎮壓;而對其他人來說,動亂則提供了機會:創造一個由伊斯蘭教法統治的領土。ISIS組織,就是後者中的傑出代表:它誕生於2003年後反對美國占領伊拉克的鬥爭中,又在支離破碎的敘利亞發現了生存的沃土。因此,ISIS組織控制的敘利亞地帶已經成為全世界穆斯林激進分子最有吸引力的地方,他們意圖生活在原始狀態中,在這裏激進分子可以自由詮釋伊斯蘭教義。

  在敘利亞內部,ISIS組織的暴力活動對非穆斯林人士,以及堅持自我解釋伊斯蘭教義的穆斯林人士,都構成了切實的威脅。不僅如此,這種威脅已經擴散至敘利亞周邊鄰邦,如伊拉克(如雅茲迪人、基督徒);甚至更遠的地方,包括西方國家的首都,——ISIS組織的領導多次聲言威脅。

  ISIS組織的擴張主義和極端暴力行為,也引發了對其財務來源詳細調查。同時,國際社會對敘利亞的石油生產的命運也憂心忡忡。敘利亞的石油儲備大多位於東部地區,靠近伊拉克邊境和幼發拉底河沿線(Euphrates River),在中部地區,只有一些較小的油田。據報道,2013年末,敘利亞政府幾乎失去了對全國所有主要油田的控制權。敘利亞庫爾德斯坦(黃色部分)約占敘利亞石油儲備的60%,其余部分由ISIS組織控制。

  圖4. ISIS控制下的油田

圖5. 敘利亞石油、天然氣基礎設施,和四分五裂的領地
圖5. 敘利亞石油、天然氣基礎設施,和四分五裂的領地
資料來源: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BBC
資料來源: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BBC

  風險管理公司Maplecroft估計,ISIS組織現在至少控制了敘利亞十分之六的油田(在伊拉克,至少十分之四)。除了新控制的石油產量外,ISIS的收入來源還得益於地中海累範特地區長期存在的黑市石油銷售網絡。據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數據,ISIS組織的原油產量在30000桶/天,以每桶40美元的黑市價格(2014年11月價格)計算,這意味著每天120萬美元的盈利。如果將ISIS組織控制的伊拉克原油產出計算在內,則ISIS組織的收入來源可增加到320萬美元/天。貨物主要發往本地買家或出口到土耳其市場。大多數貨物都是以卡車運送,以很大的折扣出售。此外,需要註意的是,該地區長期存在灰色市場,在這裏,有數輛卡車貨物的本地買家甚至將原油賣到庫爾德斯坦地區政府控制的市場。

  然而,報告指出,初級買家就位於土耳其邊境。目前,有聯合力量正在追查由敘利亞流向伊拉克的黑市油料,盡管該地區歷史上長期存在的非法販賣使這種努力難上加難。2013年4月,歐盟同意從敘利亞進口石油,盡管只能來自溫和的反對派團體,——這些組織目前還沒有機會接觸敘利亞的石油出口基礎設施。在當前沒有出口能力的條件下,天然氣是次要的利益所在。

  隨著外國聖戰分子湧入敘利亞,許多平民已經越境逃離。事實上,敘利亞已經超越了飽受戰爭蹂躪的阿富汗,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難民來源國,給鄰國接收難民帶來不小的經濟壓力。

  然而,非難民(武裝聖戰者)混入到鄰近國家卻構成了嚴重的安全威脅。對伊拉克來說,這關系到自己的石油和天然氣基礎設施,而土耳其的主要擔心則是連接東部供應源和歐洲市場的重要石油管道。

  圖6. 2013年1月至2015年3月期間敘利亞難民的流動

資料來源:聯合國難民署
資料來源:聯合國難民署

  敘利亞的能源未來

  敘利亞的內戰至少在中期來看,將重繪中東版圖。對能源業來說,這意味著敘利亞東北地區的油田很可能仍控制在敘利亞庫爾德人手中,——他們在一定程度上與伊拉克北部的庫爾德人(KRG)存在關聯。阿薩德政權控制的領土(主要是什葉派穆斯林,不持有石油或天然氣)可能變成一個自我控制的國家。而敘利亞其他地區的命運(主要是遜尼派)——不是在ISIS組織就是勝利陣線的控制下,或任何其他的叛軍聯盟,依然是個巨大的未知數。

  因此,很難在這個時候討論敘利亞能源業將以何種方式復蘇。除了那些在空襲中被瞄準的,敘利亞的油田相對來說,並沒有沒有受到衝突和破壞的影響,但由於出口和運輸的選擇非常有限,才導致了停產。停產一再拖延,將降低部分油田的有效產能。據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估計,自衝突爆發以來,敘利亞的石油產能——或一年內可以恢復的生產水平——下降了近10萬桶/天。因此,從嚴格的技術角度來說——假設高度復雜的安全形勢是可以解決的——產量也無法在短期內恢復到每天30萬桶以上的水平。

  電力

  敘利亞的發電和輸電能力也受到內戰的嚴重影響。2010年,敘利亞發電近440億千瓦時,其中,94%來自常規火電廠,其余6%來自水力發電廠。截止到2013年初,敘利亞超過30座發電站處於閑置狀態,發電能力下降超過20%。

  此外,據敘利亞電力部長,至少有40%的高壓線路遭到攻擊。下面的夜間衛星圖像說明了敘利亞電力系統遭受的破壞。

  圖3. 敘利亞能源發電量(1980-2012年)

數據來源: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數據來源: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圖4. 衛星圖像顯示#敘利亞夜間照明顯著減少 2011年(左)和2015年(右)
炮聲轟隆|穿透政治、宗教、武裝衝突的亂象,窺探敘利亞油氣變局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撲克投資家。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邵一迪 HF11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炮聲轟隆|穿透政治、宗教、武裝衝突的亂象,窺探敘利亞油氣變局...》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