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圓桌論壇:2018年大類資產配置及商品投資價值分析

2017-12-07 20:00:16 和訊期貨 

  和訊期貨消息 12月7日,由華泰期貨主辦的2017年機構投資者年會在上海召開。本次會議邀請了國家信息中心首席經濟師範劍平、熵一資本董事長謝東海、純信資產董事長金焰等著名經濟金融領域權威專家及知名投資機構,圍繞中國宏觀經濟走勢、產融結合服務實體經濟,共同探討大宗商品衍生品市場如何更好的服務國家戰略,以及大宗商品衍生品財富管理與資產配置等熱點話題。和訊期貨參與全程報道。

  本次會議的最後一個環節為圓桌論壇,大宗商品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傅海棠、上海鴻凱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林軍、上海睿福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付愛民等業內大咖就《大宗商品投資價值》展開討論。

  上海如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葉方華在發言中指出,中短期來看,肯定是供求關系在決定商品的價格,長期來看,則是成本決定商品的價格。他認為,在實際投資中很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投資周期搞清楚。

  大宗商品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傅海棠在會上表示,分析經濟的好壞其實很簡單,最重要的就是關註國家的政策,大方向不會錯。“你要看到國家的政策,第一個政策就是貨幣政策,只要寬松,經濟一定會漲,只要緊縮,經濟一定會下行,當然這也會有一定的時間差問題。”傅海棠如是說。

圓桌論壇:2018年大類資產配置及商品投資價值分析

  以下為文字實錄:

  下面,本次會議議程即將進入更為精彩紛呈的圓桌論壇討論環節,讓我們掌聲有請華泰長城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於成剛,為我們主持本次會議的圓桌論壇。

  有請於總,同時請上圓桌論壇的嘉賓,他們是:

  葉方華 上海如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

  傅海棠 大宗商品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

  林 軍 上海鴻凱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

  施振星 上海元葵資產管理中心董事長

  梁瑞安 上海砥俊資產管理中心總經理

  付愛民 上海睿福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

  有請圓桌論壇嘉賓上臺!

  各位領導、同事、所有投資夥伴們,大家下午好!看到名單之後我有一個最大的感受,在座的每位都是偶像級的人,以前很難有機會接觸他們,但是因為這個平臺的關系,能讓我一次性全部可以近距離的交流,我相信這就是平臺的力量。我們要控制時間,但是還是要把問題說明、說透,其他的環節能簡短就簡短,最重要的地方我們可以多放一些時間。

  本來想跟所有的嘉賓先溝通一下,但是因為時間的關系可能有很多的問題都是我們臨時的,不過這樣更好,能聽到嘉賓最真實的想法。我在下面剛才想了一下怎麽搞這個形式,主要分兩個環節:一是必答環節,每個嘉賓必須回答;二是選答環節,哪個嘉賓對我們的問題有自己的觀點都可以表達。如果時間允許的話大家如果有問題可以做一個簡短的提問。

  接下去我們就正式開始!

  一直聽到葉總的名字,見過一次,但是從來沒有這麽近距離的見過,我對葉總最大的感受是,葉總的公司叫如今投資,我自己理解的概念是這樣,可能更關註已經發生的東西,從已發生的東西去推演未來的東西。從葉總的身上我最大的感受是投資讓她做得很從容。問葉總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怎麽才能把投資做得像她那麽從容?大家也都知道葉總可能是最擅長價值投資,那怎麽確定價值投資的價值,這個話題可能很大,但是我們需要去做一些什麽東西?請葉總給我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東西。

  葉方華:

  我先回答第一個問題,投資怎麽樣可以做得從容的問題。我挺信奉的一句話“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我覺得宏觀的因素是非常錯綜復雜的。其實投資這個東西,是在混沌不清的世界裏投那麽一點點你唯一能看懂的東西。你能看懂的東西其實不是特別多的,但是如果你清楚這一點你就會比較從容。我們有句話說你知道自己的能力圈在哪裏,比你的能力圈很大的這件事情是更重要的。所以不要勉強自己去做不太熟的東西,這是讓我們能夠從容一點很重要的東西。更何況我們說期貨是零和遊戲,實際上跟對手的博弈。這種情況下更加要守住自己的能力邊界。這是第一個問題。

  價值投資在期貨領域一般叫做基本面投資,在股票領域叫做價值投資。它的意思在我們理解你是關註期貨品種的基本面,或者你關心企業的價值本身,著眼於中長期的投資方法。知易行難,知道幾句話就講清楚了,要做到的話是在於我們對投資理念的理解。

  主持人於成剛:非常感謝葉總,第一個問題我聽得可能比較明白,盡量去做自己知道的,關鍵是自己真正知道的,不去騙自己。第二個問題本身就比較大,葉總也說了基本面投資從期貨的角度來講始終去衡量價格對於價值反映的程度到底有多大,是不是有偏離?我想就這個問題再問葉總,從商品這個角度,從基本面去確定商品的價值,影響最重要的因素是什麽?比方說成本、供需。

  葉方華:我覺得中短期肯定是供求關系在決定商品的價格,長期來看是成本決定商品的價格。在實際投資中很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投資周期搞清楚,比如說我們投3—6個月的期貨,但是我們反復在談成本就有點偏離。如果我們投三年以上的投資,我們再反復不斷地強調短期工程,這可能也有問題。從現在看起來相對比較有效的投資方式供求關系在裏邊是更核心的東西。

  主持人於成剛:我想起謝總說的一句話交易風險的錯配,研究和交易時間上的錯配,還有資金性質的錯配,葉總講的價值投資當中要很註意的是做得是三個月,五個月的價值,還是做三年的價值,這個是很重要的。

  再次感謝葉總。

  下一位有請傅海棠先生,昨天晚上到傅總的房間,面前放了很厚的一本書,傅總馬上要出第二本書,名字叫《中國崛起的泡沫》。下面我想請傅總用一個比較簡短的時間跟我們描述一下對未來的看法。因為對未來的看法是要用想象的,我認為傅總是想象力非常豐富的人。

  先請傅總跟大家分享一下。

  傅海棠:經濟的展望要搞清楚經濟到底是怎麽回事,我沒有受過正統的教育,從我的理解角度來看教科書是有嚴重問題的,以西方經濟學為主流的經濟學研究微觀層面還好一點,尤其是宏觀層面的研究,我感覺純屬無稽之談。當然宏觀要研究不好再說微觀已經不用了,因為微觀直接與宏觀掛鉤。所以要搞清楚背後真正的原因,你就看得一目了然。前兩天我聽一個國家經濟師講對日本的看法沒看準,沒想到經濟這麽好,對歐洲的經濟也沒看對,沒想到這麽好,對美國判斷失誤了,對中國也失誤了。沒搞清楚咋回事。

  他說得還好一點,還有一個人講了一個曲線失效了,就業增加,放了那麽多錢物價也沒有漲,對不上號了。不過這是一個真理,是經濟規律,既然對不上號了說明它就不對,還說它是真理,是規律。我在下面聽得生氣,難受,我要上去把他拉下來是砸場子,不上去拉下來不想聽他瞎扯,既然對不上號說明它就不對,和實際的情況有偏差,說明研究的線是不對的,要對了就對上號了。他還說那是真理,你說這不是瞎扯嗎。放了這麽多錢,為什麽物價沒有漲,也搞不清楚了。為什麽放了那麽多錢物價沒有上漲?生產的東西更多了,效率提高了。過去很多年M2增長了幾十倍甚至幾百倍,很多物價就沒漲上去,汽車的價格也跌了不少,雖然價格沒有跌,功能更漂亮、更美觀,還是維持原價,等於大幅度下跌。我促進生產率,社會上對溫家寶誤解是最大的,多好的政策,最後物價還下去了,擴大了產能,東西多了。所以你要搞清楚到底是怎麽回事,經濟好壞其實很簡單,就是國家的政策,大方向不會錯。你要看到國家的政策,第一個政策就是貨幣政策,只要寬松經濟一定會漲,只要緊縮,經濟一定會下行。當然有個時間差,貨幣寬松的初期經濟會繼續下滑,因為利潤不夠。

  在控制通脹的初期還會繼續通脹,因為有一個慣性,信譽度增加。也就是一段時間一定會下降,餓了不給我饅頭吃嗎?吃了就不餓了,就是貨幣政策導致的經濟周期一輪又一輪,到現在經濟學家不提這個事,並且他搞反了,繁榮之後必然簫條,扯什麽呢。車停下來因為踩剎車,還是是因為車在跑,踩剎車導致的簫條怎麽因為繁榮導致的簫條。投資過熱有泡沫,本來好好的踩剎車,一踩剎車停下來了,還得說繁榮之後必然簫條。這麽簡單的道理怎麽搞成這個樣子。明明是個白的偏說是黑的。

  從這一點上看就是一個貨幣問題,現在看傳統的貨幣政策對過去幾年是寬松,現在接著寬松,未來經濟會繼續下滑。這是毋庸置疑的事。都學會了,都知道放水,原來造紙還有點成本,當然成本也很小。現在都是素質化,有哪個東西經濟就能好的話就上。我們心裏要有數,實際上就是那麽回事。有些事是能做不能說,有很多事能說不能做。不是水的問題,是貨幣的問題。特朗普也會降稅,從35%降到20%,其實就是放水,向個人放錢,短期肯定對美國的經濟是有好處的。

  不過從長期看不利於貧富差距縮小,稅收主要是來自於富人,窮人還交什麽稅。長期貧富差距會加大。從這樣來看就明白了,全球的經濟肯定很好,安倍上去就知道日本經濟要好起來,當時都打擊安倍經濟學,安倍只知道放水,有泡沫,不會持續的。哪一個老師教的,安倍知道放水了日本經濟就會好起來,這是百分之百的事。歐洲量化寬松了,歐洲經濟一定會好起來,美國量化寬松了一定會好起來,量化的快就好的快,量化的慢就好得慢,終歸要好起來,只要量化。中國也是這樣,從2015年底開始大量放水,說的供給側改革,說是大量放水。表述上有問題,也不能說有問題,只能這樣說,現在往東說,往西說,現在改變的說法依然很明白。中國經濟肯定好,實際上過去一年中國實際GDP比目前統計局公布的好很多,至少在10%。

  主持人於成剛:我可能聽明白傅總的意思了,我問傅總經濟怎麽樣?傅總的意思大概是從中國到全球會好,會很好,會非常好,會一天比一天好。首先從經營企業和投資的角度來講,我非常願意相信傅總講的結果,因為只有這樣才有人願意經營,否則就沒有貨幣了,政府就沒有了。從我們自己本身角度來講我們希望經濟越來越好。其實從傅總講的當中,雖然傅總覺得原有的經濟學可能有它的弊端,金融或者經濟就是這樣,本身就不是一個純的自然科學,我認為它屬於社會學派。在社會學範疇當中可能是不同的時段、不同的環境,說不同的話。

  在這兒我想追問傅總一個問題,您覺得在向好之後風險可能會出現在什麽地方?假設一步一步的向好,但是風險可能會出在什麽地方?

  傅海棠:風險出踩剎車,杞人憂天,自己把自己嚇死了。哪一天全球政府要采取這個措施就麻煩了,08年金融危機就這麽來的,08年以前通脹打到歷史最高點,全球采取一個老師教的辦法,控制通脹,控制消費,湊在一起了。當時我一看麻煩了,這樣搞麻煩了,各個實體經濟產能非常厲害,因為發財了,賺錢了,這個時候供應幾率加大,應該應該匹配相應的需求,原有的需求被壓制,造成供需嚴重的不匹配。供應急劇增加,消費急劇下滑,趕上跌的時候就跳下懸崖了,08年金融危機來了,就是因為通貨膨脹。

  主持人於成剛:我給大家翻譯一下,我覺得傅總的意思,因為本身我是做交易的,我也認為再好的過程裏邊都有風險,我相信傅總講的這個是最大的風險,就是踩剎車。剛才傅總也講了經濟很好管理的,像開車一樣打個方向盤就行了,傅總的意思是方向盤不要打錯了,本來紅綠燈左拐,右邊是萬丈深淵,結果你拐到右邊去了。

  開車不斷地加速,我要把捷達車開到360公裏/時,可能車就沒了。

  傅海棠:開車開快了有風險,除非像高鐵,我們搞經濟越快越好,生產多了對我們沒有害。這是不同的邏輯,這個比喻有誤。

  主持人於成剛:非常感謝傅總。下面請鴻凱董事長林總,我有一次跟林總交流,林總給我什麽印象,《射雕英雄傳》有東邪西毒,我個人認為投資界當中林總有點像東邪。我記得林總跟大家說過一句話,他說我不喜歡杠桿,我幹嘛做期貨,杠桿高不是一個壞事。我今天就想問一下林總,因為在我們投資當中有擇市,有擇時的,可能在高杠桿的操作下擇時是非常重要的。

  林總不管從經營各個方面都很多,第一個問題我想問林總,你如何去控制杠桿,如何去利用杠桿,有些什麽經驗,能不能跟大家介紹一下?謝謝林總。

  林軍:

  我先聲明一下,我不是賣藥的,如果武俠小說是我寫的那還差不多,自己去對號入座。講到杠桿的問題,我最近跑得會場比較多,全國也跑,前一段時間看了一篇文章特別有啟發,主要說的是人生會碰到七次重大機會,前三次年齡還太小,基本上還在讀書,這個機會會白白錯過去,後面兩次年齡太大了,你已經退休了,你也會放棄。我們做事情已經積累了一定的人脈,積累了一定的工作經驗,有了閱歷,能真正做事情的機會只有兩次,可能有一次你還犯了錯,這一次意識到非常大的機會可能就要盡全力去做。

  這種叫歷史性的機遇,如果不是簡單的參與一下,我覺得這個有點愧對咱們的人生。這種機會如果有杠桿肯定全身心的擁抱這樣的機會,哪怕運氣不好或者賠了,至少你參與過的,你將來不會後悔,萬一賺到了人生就從此不同了。

(責任編輯:陳姍 HF072)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圓桌論壇:2018年大類資產配置及商品投資價值分析》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