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中廣核的歐洲攻略

2017-11-14 10:44:28 能源評論 

  文·馮曉琦

  2015年2月,在一片質疑聲中,巴菲特拿出4億歐元,買下了位於德國漢堡的Detlev Louis Motorradvertriebs,這家公司也是當時歐洲最大的摩托車零部件零售商。在他看來,盡管德國乃至歐洲仍在危機的泥沼中掙紮,但這個區域購買力強、技術領先、法律規範,仍然能算是“很棒的市場”。

  當時,和巴菲特想法相似的,還有不少大型工業企業和金融機構,中國廣核集團有限公司(下文簡稱“中廣核”)就是其中一家。

  根據公開資料,中廣核在歐洲的大部分投資行為出現在2014~2016年,包括欣克利角C項目以及多個光伏和風電項目。

  中廣核之所以會在這一時期進行較為集中的投資,最重要的推手無疑是市場。自2014年以來,歐洲經濟開始探底企穩,從2016年至今,經濟復蘇則更為明顯。隨著工業和服務業都呈現出回暖態勢,用能需求也開始上升。與此同時,歐洲多國政府出於推進減排的考慮,希望大幅降低傳統能源的占比,於是兩個結果出現了:一是大量新建能源項目被啟動;二是集中式風機和分布式光伏成為新增能源供給的主力。

  但是,可以投資的項目多,並不意味著最終回報就一定高。對於歐洲市場,能源行業也有個共識:表面上購買力強、回報率高,但實際上錢並不好賺——在過去,嚴苛的法律規制、激烈的市場競爭是主要制約因素;而在當下,多變的政策、待確定的收益則成為首要問題。

  面對新問題,投資者或已很難找到賺快錢的“一錘子買賣”。可行的方法,是在確保回收成本的前提下,努力提高收益,以獲得穩定的長期回報。

  而從中廣核在歐洲的投資中,就不難發現類似的“攻略”。

  動手早

  不同於資本大佬慣用的財務投資,中廣核在歐洲是以工程承包起家。根據公開資料顯示,2011年,中廣核開始承建歐洲的一些清潔能源項目,直到今天,中廣核仍然以項目投資為主,而這些項目可以被歸為兩類:一類是新建工程,另一類是在運工程。

  很多人會認為,中廣核在歐洲的布局必然以綠地投資為主,“新建”項目居多,而最典型的案例,就是2015年10月21日,中廣核與法國電力集團簽訂的英國三大核電項目新建協議。

  但確切說,中廣核的新建項目體量大,但數量並不多。從2014年底至2016年底,中廣核在歐洲投資的8個項目中,只有英國欣克利角C核電項目、羅馬尼亞切爾納沃德核電項目和法國Groix漂浮風電項目屬於新建,多數項目則是在運狀態。

  之所以選擇在運項目,融資、勞動力自然是必須考慮的因素,而對回報的要求則更為重要。

  對一個可再生能源項目來說,能否長期持續運營下去,現金流至關重要。當前,盡管可再生能源的應用成本不斷降低,但在多數國家,其整體建設成本仍要高於傳統能源,因此,要想獲得持續的現金流,確保項目的長期收益,固定補貼仍然不可或缺。

  歐洲是全球首個推出新能源固定補貼的地區,但眼下,其去補貼的措施也同樣“強硬”——在光伏領域,德國從2015年就開始實施大型地面電站招標,西班牙等國家在重啟停滯多年的光伏市場時,也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競價招標的模式;在風電領域,從2017年開始,英國的陸上風電已經沒有補貼,海上風電競標價格也被壓低很多。而丹麥風電項目的價格,也將在未來4~5年,通過競價方式被大幅降低。

  但需要註意的是,歐洲去補貼的措施,大都在2015年之後才開始實施,而中廣核的投資在2014年就已經開始。因此,它投資的幾乎所有在運項目都可以享受固定電價補貼或綠證補貼——2014年收購的英國的Clover陸上風電項目,可以享受20年的綠證收入;2015年收購的法國大東部的Fujin風電項目,也可以獲得固定電價補貼。

  因此,中廣核選擇投運早的項目及時投資,不僅可以占據市場先機,還通過補貼形成穩定的現金流,從而獲得較高的回報。這能使它在各項新建項目尚未獲得實際回報的時候,仍然能維持一定的盈利能力,以對衝風險、保證收益。

  做長線

  在2016年愛爾蘭Douvan風電項目並購中,中廣核曾經歷了一番激烈的競爭,主要的對手並非來自耳熟能詳的大型能源企業,而是一些投資基金管理公司。

  基金公司積極參與能源項目競標,在歐洲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原因在於,很多投資者並不把能源項目當做一個單純的建設項目,而是視為某種金融資產。

  眾所周知,歐洲當前正處於經濟回暖、用電需求增長的狀態中。以不斷增長的市場需求為依托,電力企業的收入水平必然也會穩中有升。而從宏觀層面看,歐洲各國對發展綠色低碳經濟的態度一貫積極,歷來主張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歐洲的政治結構也較南美、中東穩定得多,即便政府更叠也不大可能在能源問題上出現顛覆性的變化,未來歐洲新能源政策發生大調整的概率較低。因此,很多投資者把收益可持續、回報較穩定的可再生能源項目視為合適的投資品。

  這種投資理念在Douvan項目就得到了明顯體現。當時,來自英國、德國、美國以及愛爾蘭本地的投資基金、資產管理公司、私募基金都希望勝出,以便在其投資組合中增加新的盈利品種。

  但這種投資模式並不為當地政府所樂見。因為投資基金普遍具有一定的投資周期,即便是期限相對較長的私募股權基金,周期也僅為5~8年。而能源項目的新建、投運、維護是一個較長的過程,短期內其產業鏈很難形成。

  但中廣核與這些資本大鱷之間存在著顯著的不同,有業內人士指出,中廣核之所以最終能夠勝出,就是強調了自身的長期投資能力和意願,即通過產業鏈的建設,完善運維等環節,使項目能夠長期運營並持續盈利。

  對當地政府來說,長期投資就意味著能源項目的運營風險降低、當地就業波動減小,政府稅收持續穩定;而對中廣核來說,長期投資並非僅限於戰略性布局,而是可以通過投資帶動相關產業鏈的形成和完善,同時,通過對項目“後期”的關註,其自身也可以獲得兩方面的收益。

  首先是運維收益。

  不僅是Douvan項目,在中廣核收購的所有歐洲在運項目中,幾乎都提及了“參與運營維護”。過去的經驗是,項目建設環節的利潤較高,而運維環節的利潤較低。但當下,情況發生了逆轉,競價上網成為行業的必然趨勢,制造環節或將迎來微利時代,而附加值更高的環節將出現在運維領域。

  以光伏為例,不久前,國內多家光伏企業在探討“走出去”的話題時,都開始強調要把賣產品變成賣服務,因為後者中所包含的設計、管理、維護、升級等環節有望帶來更高的回報。

  第二是項目收益。

  在風電項目簽約後,中廣核與愛爾蘭的賣方公司Gaelectric還表示,雙方將在售電、儲能等領域進行長期合作。事實上,對中廣核來說,一單交易完成後實現再次合作的事例並非第一次——2015年,也就是中廣核收購法國Fujin風電項目之後的第二年,中廣核又與同一家公司合作開發漂浮海風先導項目Groix。

  盡管第二次項目也經過招標,但中廣核的經驗仍然值得借鑒。當下,歐洲能源市場的門檻仍然偏高,企業單打獨鬥的難度也仍然較大,因此,在既有項目獲得合作者認可的基礎上,充分借助當地合作者的力量和渠道,連續拿下更多項目,不失為一種長期市場開拓的策略。

  求雙贏

  除了長期投資,中廣核在歐洲還體現出“能進能退”的戰略——拿下在運項目的同時,也接觸到相關新技術,並有望參與、了解技術的開發和運營經驗。

  如果盤點一下,會發現中廣核的歐洲項目中,有三項都涉及到能源新技術,並且以風電相關技術為主——除了Douvan的儲能技術,還有Groix的漂浮海上風電技術,以及Esperance的大風電技術。

  這三項技術盡管有些並未實現完全的商業化,但它們要解決的都是困擾全球能源行業的頭號難題——成本控制。

  其中,漂浮式海上風電不僅不會破壞海岸景觀,還可以在地理條件不佳、但風力資源良好的地方設置發電設施,減少因地理原因耗費的成本;大風機技術更是如此。風機單機功率越大,風電發電成本越低,如果大風機實現商用,風電成本將進一步有效降低;空氣儲能則不僅應用於風電領域,還可以實現錯峰使用,以最好地降低成本,提高項目收益率。

  試想,如果所投資的技術成為主流,中廣核或可將其廣泛應用於歐洲、亞洲等地區,同時,通過技術引進吸收再創新,掌握技術開發中的關鍵問題,加快其商業化進程。同時,中廣核還可以充分發揮既有的運維管理等經驗,通過構造整體的產業鏈讓新技術發揮更大的作用,最終獲得更可觀的回報。

  當然,另一種情況也可能發生,即在層出不窮的能源技術創新競賽中,上述技術並未成為市場主流,或在短時期內沒有受到市場的青睞。即便如此,中廣核也已經通過項目投資跨進了歐洲市場,它可以從後續的市場運營維護中獲得穩定的回報,並將其作為完善技術的依托,以等待再度發力的機會。

  (作者供職於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金融學院)

  文章來源於《能源評論》雜誌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中廣核的歐洲攻略》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