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榆林: 綠色“黑金”城

2017-11-14 10:43:46 能源評論 

  文·吳長宏

    昔日漫卷黃沙

  大漠,駝城。

  和陜北另一部分——延安的黃土高原丘壑縱橫不同,毛烏素沙漠是人們對這裏的最深印象。

  這裏位於陜西最北部,屬於黃土高原和毛烏素沙地的交界處,是黃土高原與內蒙古高原的過渡區。

  如果再伸展眼界,這裏東臨黃河,與山西隔河相望,西連寧夏、甘肅,南接延安,北與鄂爾多斯(600295,股吧)相連。

  和這裏緊緊相伴的除了漢族,還有一個叫做匈奴的民族,自古便是兵家必爭之地,上演著一幕幕的攻伐決殺。

  榆林,古稱“上郡”,始於春秋,興於明清。春秋戰國時期,作為遊牧區域的榆林,農業不甚發達,秦燕均有來自胡人的邊防壓力,而從秦、漢開始,屯兵守衛和移民實邊的墾殖政策,讓這裏逐漸成為農牧交錯亦農亦牧的發展地區。

  良好的發展讓兵家必爭之地更具價值,胡人、匈奴、西夏、北宋、女真來來去去,不時上演城頭變幻大王旗,楊家將守邊關便是這裏最具演義的流傳。城門的關關開開,使這裏和中原、特別是關中的貿易往來忽而興起,忽爾頓蕭。值得濃墨重筆的是,晉義熙9年(413年),赫連勃勃征發嶺北各族人民10萬在現靖邊縣白城子營築的統萬城,使這裏成為繁華之地,一時間,統萬城“九域貢以金銀、八方獻其珍寶,萬方輻輳,集於輦下”。

  歷史上的榆林,並非一直一片沙漠,也曾森林茂密、水草豐盛,農牧繁榮。秦漢及以後“移民實邊”和“屯田”政策的不斷延伸,擴大的農耕使榆林大量的森林和草原遭到破壞,致使水土流失、沙化。唐、宋之時,水土流失尚不嚴重,墾植尚未過度,大體生態平衡。

  明朝以後,明政府為解決軍糧擴大開墾規模,農業成了社會經濟構成的主要成分,生態平衡遭到一定破壞。據史料,明萬歷年間,榆林地區北部6縣境內開墾屯田345萬畝,相當北6縣現有總耕地面積的一半以上,延、綏兩地軍墾面積達100萬畝以上。晚清和民國時期,開荒擴耕增產、廣種薄收的不良做法,使得植被繼續被破壞,水土流失更加嚴重。

  今朝綠色黑金城

  如今,抱著看沙漠的心態到榆林的人,多半會失望。

  記憶裏的黃沙漫天,那是世紀之初。

  實現這一翻天覆地變化的,是國家的好政策和一群堅定治沙的人。

  本世紀初,國家提出再造秀美山川,一系列的退耕還林政策讓人民信心倍增幹勁更足,也讓黃土逐漸穿上了綠衣,黃沙漫漫的惱人景象逐漸改變。如今走進榆林,無論是從包茂高速公路、國道、省道沿線的千裏綠色長廊,毛烏素沙地向縣城風沙侵入口實施的百萬畝樟子松基地,還是房前屋後,都是綠色盈目,綠植繁茂。8月18日,陜西省發布地理國情普查成果,陜北地區植被覆蓋度12年變化率達69.30%,榆林市植被覆蓋面積陜西最大,達到40592.328平方千米,占全省植被覆蓋面積的20.90%。目前,榆林市北部沙區僅存的50萬畝流沙得到全面治理,實現了陜西省全境無流沙地的目標,揚沙和沙塵暴天氣分別降低26.19%和54.6%。今年4月榆林啟動建設國家森林城市工作,提出要建設“大漠森林城、治沙生態市。”

  牛玉琴是這些治沙人中的代表。1985年起,這位靖邊農民以家庭承包形式在毛烏素沙漠南部沙區種草種樹,治沙綠化。幾十年來,她矢誌不渝地和沙魔做鬥爭,僅靠自己及家人的雙手,累計完成造林10多萬畝。在她的帶動影響下,周圍近2000戶家庭治沙種樹1000多公頃,使毛烏素沙漠南部沙區大部份得到治理,沙區植被蓋度達50%以上,為當地農牧業的發展創造了有利的環境條件。這片在陜西北部沙漠地區開辟出的綠洲,成為國內外著名的治沙典範區,得到國家及有關國際組織的高度關註。她因此先後獲得中國“十大女傑”、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勞動模範”、全國“優秀共產黨員”、聯合國“拉奧博士”等86項國際、國內及省、市級表彰獎勵。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還將牛玉琴的治沙“奇跡”拍攝成專輯電視片,向世界各國推廣介紹。這位治沙女傑,作為國網榆林供電公司代言人,發出了“在國網榆林用安全電、優質電、放心電”的代言詞,代表廣大客戶對國家電網致力服務榆林經濟和社會發展給與高度評價,為塑造“國家電網”品牌增添亮色。

  和綠色同樣引人矚目的是被人們稱為“黑金”的煤炭以及油氣資源。據資料,榆林的煤炭資源預測6940億噸,探明儲量1500億噸。榆林市有54%的地下含煤,約占全國儲量的五分之一,擁有國內最優質環保動力煤和化工用煤。天然氣預測儲量6~8萬億立方米,探明儲量1.18萬億立方米,是迄今我國陸上探明的最大整裝氣田。石油預測儲量6億噸,探明儲量3億噸,油源主儲區在定邊、靖邊、橫山、子洲四縣。

  因為這樣得天獨厚的資源,榆林經濟發展迅猛。針對榆林的優勢,榆林市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也指出,要紮實推進能化基地高端化。按照“優煤、穩油、擴氣、增電、強化工”的思路,積極構建高端化、多元化、集群化現代產業新體系,啟動“榆林煤”中國馳名商標申報工作,支持長慶、延長、中鹽等中省企業穩產擴產,原油和天然氣產量分別穩定在1000萬噸以上和160億方左右,加快電力外送通道及配套電廠建設,引領轉型升級重大項目落地,推動能化工業向下遊高附加值產業鏈延伸。8月,榆橫—濰坊1000千伏特高壓工程投入運行,線路全長2×1059.3千米,是迄今為止輸電距離最長的特高壓交流輸變電工程。工程途經陜西、山西、河北省、山東4省,實現了“煤從空中走,電從遠方來,用的是清潔能源”的目標,對於促進陜西與山西能源基地開發外送,加快資源優勢向經濟優勢轉化,拉動內需和經濟增長,帶動裝備制造業轉型升級,提高華北地區電網承載能力,落實國家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劃,改善大氣環境質量等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硬幣總有著兩面性。榆林治沙綠化和黑金給地方帶來大發展的同時,也給榆林帶來一些衍生的問題,比如越來越引起爭議的沙蒿、煤礦采空區。隨著治沙綠化的不斷推進,榆林人發現,季節性過敏鼻炎逐漸增多,並有了地方病的趨勢。在民間的不斷溯源後,目標慢慢集中在了治沙功臣沙蒿上,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煤礦采空區的問題同樣如此,2012年6月23日上午,榆林市榆陽區9時11分、9時38分發生地震,均為塌陷地震,震級分別為2.8級和3.2級。震後認定為榆陽區麻黃梁鎮十八墩煤礦407采空區發生兩次塌陷,導致地震發生,塌陷面積約100畝,所幸無人員傷亡。而隨著煤礦的不斷開采,這一問題必然長期存在。同樣,資源枯竭也是資源型城市的發展問題,煤總有挖完的時候,石油總有采完的時候,如陜西的川,甘肅的玉門。發展中的問題,還需要發展來解決,新的生態科技、新的煤化工科技,可能會是較好的破解方法之一。

  更有舌尖上的酣暢

  處於遊牧文化和農耕文化之間,馬背和農耕都在滋養著榆林,因此,榆林的飲食有著遊牧文化的深深印記。奶茶、燕面炒面、蕎剁面、錢錢飯、揪面片、果餡、驢板腸、油旋等,都是極好的小吃,羊雜碎、麻湯飯等美味也是別處難尋,更有羊腦、羊蹄、羊棒骨,樣樣都是食客眼中的寶貝。

  大塊吃肉,大碗喝酒,馬背民族一些粗獷豪邁的風格在榆林的飲食中有著充分的體現。比如鐵鍋燉羊肉,直徑1米的大鐵鍋,放入均勻切塊清水洗凈的羊肉,加入羊骨髓湯,邊煮邊撇凈表面泡沫,然後加上花椒、地椒、姜片、辣椒、蔥、鹽等佐料,旺火燉爛。食用時,再佐以香菜、蔥花、大蒜等助味。這些佐料中,榆林當地產的地椒葉功不可沒,是為羊肉去膻增香的“功臣”。一鍋羊肉燉好,三五好友七八親朋,就著白酒,盡可以甩開膀子大快朵頤。

  喝酒是榆林人的一大強項,榆林人酒風過硬。能喝、善勸、會唱歌,是榆林人喝酒的顯著特點,喝到酣暢淋漓處,愛唱信天遊的榆林人便會自豪的站起,端了酒杯,“羊嘞肚肚手啦巾嘞,三道道藍,咱們見嘞面面容易,哎呀拉話話難”,這邊歌畢,也許不認識的鄰桌或路人就唱了起來,“白格生生臉臉呀,柳呀麽柳梢眉,雙了辮辮一了那個甩,扭呀麽扭嘴嘴,毛眼眼望斷黃呀麽黃河水,愛你恨你幾回回,幾呀麽幾回回。”雖不認識,以歌互答,卻是另有一番情趣,而榆林,也就在這酒和歌中充滿歡樂、和諧與溫馨。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歷史蘊育一方特色鮮明的人。榆林,就從這歷史中,滋養、生息、發揚、奮進,這裏,可以感受不同的文化,可以歌,可以舞,可以醉。

  榆林,已經不是往昔的印象,而是一個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好的榆林。

  文章來源於《能源評論》雜誌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榆林: 綠色“黑金”城》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