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猶他大鹽湖:鹽和陽光在創造

2017-11-14 10:43:05 能源評論 

  文·曲雪婧

  大鹽湖,恍若從天而降

  我們一行來到大鹽湖畔的猶他州的首府鹽湖城時是十月底,天氣並不太寒冷,秋色尚未蕭條。一場大雪卻突如其來,掛滿枝頭,覆蓋了鹽湖城的大街小巷。鹽湖城的居民對這種不合季節的降雪早已習以為常,但對我們這些從遠方而來的訪客卻十分奇妙。突然而至的大雪漫天飛舞,一時間把鹽湖城和它背後秋色正濃的瓦薩基山脈變成了一片銀白,讓人產生了一種大鹽湖的鹽從天而降的錯覺。

  猶他大鹽湖是美國最大的鹽湖,在千萬分之一的地圖上它是美國除了五大湖外唯一能顯現的湖泊。它的面積約4500平方公裏,與我國的青海湖面積相當。但在豐水期,它的面積比青海湖要大近一倍。大,是所有見到猶他大鹽湖的人的共同感慨。在造物主的眼裏,它卻只是一小灘幾近幹涸的殘水,源於兩萬年前在地球上存在過的伯納維拉湖。

  大約在一萬六千年前,這片不斷上升的湖水在愛達荷州的紅石口找到了出口。湖水以尼亞加拉大瀑布的氣勢傾瀉而出,這一瀉就是四分之一個世紀。由於地球氣候的變化,降水量減少使湖水不斷下降,終於無法再從北部瀉出。伯納維拉湖就成了一個方圓三萬四千平方公裏的無出口內陸湖泊,接受著從東部的瓦薩基山脈流下的數條河流的淡水供給。年復一年,陸地上巖石中的礦物質溶解在河水裏,被帶進湖中。千萬年的湖水蒸發帶走了越來越多的水分,卻留下了沈積在湖中的鹽。於是淡水大湖越來越小,湖水越來越鹹,變成了一個鹽湖。

  伯納維拉湖的幹涸部分成了美國西部著名的幹漠“大盆地”。萎縮殘存的大鹽湖靜臥於大盆地的東北角。在人類的視野裏它仍是煙波浩渺。站在大鹽湖邊上,不禁會感嘆它的遼闊。晴天時湖水碧藍如海,在熾烈的陽光下閃閃發光。雨雪天它變成與天空一樣陰霾,冷風刮過荒涼又神秘。突如其來的風暴會在湖面掀起六、七米高的巨浪,閃電劃過黑雲壓頂的天空。深秋北下的冷空氣掠過湖面變成漫天大雪,紛紛揚揚撒向陸地和山巒。

  鹽湖城,摩門教徒的聖地

  猶他大鹽湖不僅是美國中西部的一個地理奇觀,它在美國西部開發史上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它曾經是美國西部大開發移民西進征途上的一個巨大天然屏障。曾經有數批移民的牛車隊試圖步行穿越大鹽湖的幹鹽灘,都因路途艱險、寒冷和饑餓而車陷人亡,甚至發生了被迫吃人肉以活命的可怕故事。不斷傳來的壞消息讓後來的移民們對大鹽湖望而生畏。

  1846年,原居住在美國中部伊利諾斯州的摩門教創始人約瑟夫·史密斯被殺,摩門教徒受到排擠和迫害。史密斯的繼承人布裏根姆·揚決定率眾摩門教徒出走伊利諾斯的諾烏城,去西部尋找摩門樂土。

  1847年4月,7萬摩門教徒扶老攜幼組織起牛馬車隊,跟隨揚教主向西進發。他們歷盡艱辛,橫跨美國大陸,穿越了瓦薩基山脈,來到了人跡罕見的大盆地。面對這片無垠的荒漠鹽湖,揚教主和信徒們感到失望之後,也看到了這片土地的寧靜無擾,這正是他們尋找的避世之地。另一方面,盡管大鹽湖荒涼貧瘠,但在它的幾條河流的三角洲地帶和有泉水湧出的幾個島上仍然是草木豐茂、適於農耕與放養牲畜。於是因征途而身心交瘁的揚教主用手中的拐杖指著這片土地對追隨者們宣告:“這裏就是我們的落腳之地。”

  摩門移民的到來,讓默默地存在了千萬年的大鹽湖的價值顯現了出來。人們在三角洲肥沃的土地上播種,在荒島上放牧,在鹽湖裏采鹽。他們用牛車一車車從山裏拉來開采出的石頭,用了四十年的時間建起了最宏偉的摩門聖殿——鹽湖城LDS大教堂。100多年過去了,大鹽湖畔出現了一座有超百萬人口的現代化大都市——鹽湖城。

  在世界著名的大鹽湖中,猶他大鹽湖是唯一一座緊靠現代大都市的鹽湖。它的荒涼寂靜、亙古不變與鹽湖城的繁華熱鬧、日新月異形成了鮮明對比。

  新能源,湖水與陽光的贈與

  在鹽湖城居民中,對大鹽湖的景色癡迷的不在少數。在他們的鏡頭中,大鹽湖的春夏秋冬、晨曦暮色都是那麽美。但也有人對身邊熟悉的大鹽湖並不“感冒”。在湖裏最大的島嶼——羚羊島公園,周末的遊人也不過十來個,略顯蕭索。有些鹽湖城的居民認為大鹽景色單調,草木不豐水不甜美,走近了除卻嗡嗡叫著撲面而來的鹽蠅,還常常有一股腐敗的藻類惡臭,他們寧願到城市東面山裏的樹林和溪流中去戶外旅行,而不去離城市一箭之遙的大鹽湖去度假。

  如果說大鹽湖算不上是一個美麗的旅遊景觀的話,它卻是一個重要的化工基地。從十九世紀中期新移民開始落腳於猶他大鹽湖時,采鹽生產就已經開始。但發展至今,大鹽湖的鹽產量不到全美鹽產量的百分之十。這是為了保證湖水含鹽量的穩定,每年開采出的鹽量與河水為大湖新帶來的鹽量保持了相對平衡。這不僅保護了湖區的生態環境,而且有利於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猶他大鹽湖主要生產的不是人們概念裏的鹽——氯化鈉,而是鎂鹽。在大鹽湖經營鎂鹽生產的美國鎂鹽廠雖然規模並不很大,但它是美國甚至西半球唯一的專門制鎂鹽的廠家。讓它感到驕傲的也不是產量,而是它自稱是世界上不多的幾個利用太陽能為原材料生產提供電力的企業之一。太陽能在猶他大鹽湖的利用形式不同於普通的太陽能光伏面板,它是陽光鹵水池熱能發電。

  大鹽湖鹽場擁有六千英畝的陽光鹵水池。與利用地熱發電的原理相同,人們利用被太陽能加熱的高溫鹵水去加熱循環水來發電,為工廠制鹽提供必需的電力。這不但大大降低了生產成本,每年可節省20億美元的能源支出。更重要的是因此而使天然氣的消耗下降90%,相當於每年減排二氧化碳一千萬噸。

  陽光鹵水池熱水發電與太陽能光伏電池和風能等綠色能源相比,具有持續穩定的特點,但是前期投資可觀,除了強烈的陽光外,還需要大面積的鹵水池和大量的鹽水。猶他大鹽湖正符合了這樣的條件,因此成為陽光鹵水池發電的一個絕佳實例。目前這種新能源方式也正在其它有類似自然條件的鹽湖準備和進行開發。

  不過對於在大鹽湖利用湖水蒸發方式來制鹽,也一直存在著反對的聲音。人們最擔心的是人為地將大量的鹽湖水蒸發掉會打破大鹽湖的水量平衡,讓其水位下降,鹽度升高以致逐漸幹涸,從而對周圍的自然生態環境造成破壞。

  在大自然面前,人類往往無所適從手足無措。數百年來,人們向大鹽湖不斷索取,也試圖摸清它的脾氣。無數次的經驗和教訓讓人們懂得了和諧相處才是人類與大鹽湖共生共榮的唯一辦法。

  文章來源於《能源評論》雜誌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猶他大鹽湖:鹽和陽光在創造》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